您現在的位置是:北京離婚律師網 > 經典案例>

【經典案例】贈與房產屬夫妻共有還是個人所有

來源:北京離婚律師網  作者:北京婚姻律師  時間:2019-04-18 09:47:48

       案情介紹
       [案例] 張三和李四為夫妻,2006年張三接受王五贈與一住房一套,贈與書中寫明:“王五自愿意將大榮小區6棟405號房贈給張三”。張三以自已名義辦理了產權過戶手續,現雙方要求離婚。
       案情分析
        [分歧] 對于該贈與財產的內容有以下不同的意見:第一種意見對該項房產是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;第二種意見對該項房產應認定為張三一方個人財產。
       [管析] 律師認為,在王五未出庭作證的情況下,該贈與財產屬于張三夫妻共同所有。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8條第3項“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屬于夫妻一方的財產之規定并結合該法第17條“贈與所得的財產”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規定,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受贈財產,一般應當認為受贈財產是雙方共同財產。本案中,如果張三認為該贈與財產屬于其個人的,該舉證責任應當由張三承擔,即除了提供贈與書外,還應當由張三申請贈與人到庭作證(如果王五不能到庭,無論是客觀原因或主觀原因,其后果由張三承擔)。理由是,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9條第1款第3句“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,適用本法第17條、第18條的規定”和《婚姻法解釋(一)》第18條“婚姻法第19條所稱‘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’,夫妻一方對此負有舉證責任”的規定,對于“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的,應當由張三負舉證責任才符合婚姻法該條的意旨。
       在本案中,具體而言,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應按照法律要件分類說的觀點進行:
       1、如果作為張三主張的贈與書(不考慮產權證)本身有疑義或爭議的話,即該房屋的贈與既可能是張三家的,也可能是張三個人的。因為按照日常生活經驗,這兩種情況在沒有明確或確定的情形下應該是存在的。也就是說在對受贈財產的歸屬有爭議的情況下,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,首先應推定為夫妻共同所有,這也是共同共有關系原理所決定的。因此,張三能否僅僅憑借一張有爭議的贈與書,就可以認為他已經完成了其主張的舉證責任,然后在這個基礎上把舉證責任交給李四,即張三的舉證是否完成呢?筆者認為,首先只有張三為確定自己主張的權利(即本權)確實存在,提供了有力的證據,才能進行舉證責任轉換。然而,比照《證據規則》第69條的規定,對于有爭議的證據不能單獨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。所以仍然應由張三繼續為自己的主張進行舉證,不能認為只要張三提出了贈與書這個證據,就可以這張贈與書已能使張三的舉證達到了蓋然性標準,哪怕這個證據是有爭議的。正確的觀點是,只有在李四提出了相反的證據前提下,才有可能運用“優勢證據原則”(《證據規則》第73條)。也許有人認為按照《證據規則》第70條的規定,即使李四提出了異議但沒有足以反駁的相反的證據,所以張三的贈與書法院應當確認其證明力。但我們應當看到該規定中的書證是指具有“關聯性、真實性和合法性”的,對書證內容本身是沒有疑義的,并不是只要一方當事人提出事實材料就是可以作為證據來看待。
       2、如果作為張三主張的贈與書(不考慮產權證)本身沒有疑義或爭議的話,當然應由李四承擔舉證責任,如果李四沒有舉證就由其承擔不能的后果,按照《證據規則》第70條的規定辦,無須采用“優勢證據規則”原則。
       3、盡管王五現在的陳述,隨著婚姻的解除,其心態會發生一定的變化,有可能作出有違事實的陳述,但不能因為王五的作證可能有瑕疵,就(預先)否定或者懷疑王五的證詞。無論如何,其陳述應該是一個極其值得重視的、影響裁判結果的因素。因為,誰能比當初的贈予人,更明白合同的具體意思呢?
       案情結果
       筆者認為,在王五未出庭作證的情況下,該贈與財產屬于張三夫妻共同所有。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8條第3項“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屬于夫妻一方的財產之規定并結合該法第17條“贈與所得的財產”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規定,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受贈財產,一般應當認為受贈財產是雙方共同財產。本案中,如果張三認為該贈與財產屬于其個人的,該舉證責任應當由張三承擔,即除了提供贈與書外,還應當由張三申請贈與人到庭作證(如果王五不能到庭,無論是客觀原因或主觀原因,其后果由張三承擔)。理由是,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9條第1款第3句“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,適用本法第17條、第18條的規定”和《婚姻法解釋(一)》第18條“婚姻法第19條所稱‘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’,夫妻一方對此負有舉證責任”的規定,對于“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的,應當由張三負舉證責任才符合婚姻法該條的意旨。
       相關法規
       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8條第3項“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屬于夫妻一方的財產之規定并結合該法第17條“贈與所得的財產”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規定,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受贈財產,一般應當認為受贈財產是雙方共同財產。本案中,如果張三認為該贈與財產屬于其個人的,該舉證責任應當由張三承擔,即除了提供贈與書外,還應當由張三申請贈與人到庭作證(如果王五不能到庭,無論是客觀原因或主觀原因,其后果由張三承擔)。理由是,按照《婚姻法》第19條第1款第3句“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,適用本法第17條、第18條的規定”和《婚姻法解釋(一)》第18條“婚姻法第19條所稱‘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’,夫妻一方對此負有舉證責任”的規定,對于“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”的,應當由張三負舉證責任才符合婚姻法該條的意旨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【經典案例】結婚前丈夫找妻子借錢,離婚后是否要還

下一篇:離婚之后為財產糾紛不斷 申請再審助調解好聚好散

广东11选5开奖助手